充实的状态 总把我的愁苦逼咂的无地自容

发布日期:2017-10-14 15:55

 在这个西部边陲小镇开药店坐诊,前后大约8年整了。
  
  开店,特别是一般的店铺,大多就是个“守”和“熬”。有人没人,你都得呆在店里守着,有时候出去溜达一圈儿吧,没走多远,电话来了:有人找你看病,远路来
  
  的,看完还的去汽车站往回去赶呢。我赶紧麻溜的回店里去了。不是挣不挣钱的问题,人家大老远来看病,不容易,我亏欠不起。一来二去,就成了个“闲忙人”,在店里闲坐着呢,却忙的出不去。
  
  因为不常出去,即使出去了,也就是在一出门的南大街和新华街溜达一下。就在店里,认识了一位乞丐。
  
  称呼“一位乞丐”,而不是一个乞丐,是因为不敢对他有一丝的不恭,甚至颇有敬重感触,我给大家说说。
  
  乞丐甲
  
  甲这个人,挺传奇的,我这样认为。我总共只见过三次或者四次,每次见面不到1分钟。我开着店铺,常有乞丐进来要钱,有时候多有时候少,各种状况都有,真真假假,也懒得去辨别。我的原则是:只要进来要的,都给一元,多了也没有,和和气气。
  
  有一年的一天,我都记不起是哪个具体的季节,反正不是冬季,没有那么清冷的日子。耳听的“呱嗒呱嗒”的声音后,门被推开了,铝合金的双扇门哗啦先开了一扇,另一扇也被挤开了一半的样子,然后“呱嗒呱嗒”两声,一个一米高的身躯挤了进来,铝合金门因为没有人牵拉,哗啦哗啦自动硬硬的关上了。
  
  特殊的声音刺激了我的耳膜,我从门口望过去,一位四五十岁的汉子,紫棠脸色,一顶抓绒帽子,膀阔腰圆,黑蓝色的中山装,不怎么干净,但是很利落。没有了双腿,自髋关节下都没有了,应该是高位截肢。壮实却又没有双腿的一米高的身躯,立在一个汽车轮胎内衬的椭圆形垫子上,垫子的四角系着绳子,伸进衣服里面,估计是挂在裤带上,而且是方便摘取的挂钩形式。粗壮有力的双臂,黑红色的大手,各握着一个灰抹子一样的木头助手,那两个木头助手也是黑亮,沁了色。他双臂就像撑双杠一样往起一撑,无腿的身躯就往前挪移一步,伴随着身躯下的轮胎垫子有些摩擦地的“嚓”那么一声。
  
  这位紫棠脸汉子,若是双腿建在,一定是一位膀阔腰圆的壮汉。他推开了门,挤了进来,呱嗒呱嗒两声木助手落地的声响,“嚓”的一声很灵巧的面向了我。黑红的脸膛,鼻尖上沁着一些汗珠,憨厚的裂开了嘴:老板,生意好啊!声如洪钟。
  
  我把两元钱送了过去,问了一句:你从哪里来的啊。
  
  他爽朗的笑着说:乌海***(离这里200公里的地区),我一年来你们这里一次,沿着这些街道商铺要完一圈就回去了。
  
  我说:今天天气不错,太阳挺好。
  
  他说:是呢,好天气,我都有些热了呢。说完把身子倾斜了一下,用一个胳膊撑住身体,把他的抓绒帽子往上推了推,露出了一些太阳没晒黑的白来。
  
  他双臂拄着木助手,“呱嗒”一声落地,“嚓~”身子转过去。我上前把门推开,撑着两扇门等了他出去。他“走”了出去,下了台阶,一下一下的,挺灵巧,双臂有力。回头憨憨的一笑:谢谢啊!往下一家店铺挪去。
  
  我回了店,有一些唏嘘。这个乞丐甲,怎么感觉不像个乞丐,倒像一位粗犷的大侠,也像是一位朋友老乡,路过来你家喝杯茶,叨扰一番。没有卑微,没有愁苦,一脸的生活充实,一身的干净利落。甚或至有他的讨要原则:每年只来一次!这怎一个豪气了得!
  
  后来两年,他都来了,而且很守信誉,确实只来一次。
  
  还是那样,“呱嗒呱嗒”“嚓~~”,挪了进来,朗声笑着:老板,生意好啊!
  
  我赶忙迎了过去,递过去了钱。
  
  互相寒暄:
  
  什么时候来的,今年你们那边收成好吧。
  
  来了两天了,再有一两天就回去了。收成好呢,农副产品今年价格挺高呢,日子好过呢。老板,你也挺好吧?
  
  我挺好的,日子也好过的。
  
  老板,我走了啊。明年再来。
  
  好,慢走啊,明年再来。
  
  。。。。。。
  
  这位乞丐,在我遇到困难愁苦时,总是出现在我的脑海,那爽朗的笑声,。我总是对自己说:人生不过如此吧!
  
  我甚至记不得他每年来的季节,是春天还是秋天刚入冬的季节,甚至一下子想不起来他今年来过了没有。
  
  不知道今年他怎么样,他那边收成可好。我突然后悔以前没要下一个他的联系方式,没了解一下他的生活处境。因为他的状态总是让我感觉他比我活的跟更健康。我有些后悔我的粗心和冷漠散漫。
  
  今天,我突然的心里一酸:他还会再来吗?他还健康的活着吗?这一次我要多和他唠一唠。
  
  我有些想他了----乞丐甲



Copyright 2017 www.FloraChina.Cn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5005888号-1
澳门百家乐论坛澳门百家乐平台澳门赌博百家樂的网址澳门百家樂下载澳门百家樂必胜技巧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