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的春天 都是人类培育自然的季节

发布日期:2017-10-14 15:04

 每年,我们都在春天去植树。
  
  我所居住的地方,在西部,是腾格里大漠边缘。
  
  在这荒漠的戈壁滩上,本来是人们所想象的荒廖寂芜,事实上,一些低矮的沙漠灌木花草,从来没有忘记春天的温暖,尽管是星星点点,花期也很短,依然竞相绽放着自己色彩和花朵,甚至是繁花一地。
  
  这个春天,很忙。
  
  忙的很少有时间专门去漠野和山坡去踏春看花。
  
  尽管哪漠野的花儿是那样的娇艳,山坡的花儿是那样的雍雍簇簇。
  
  只是有那么两次,下午有那么一小时的空闲,就走出去了。
  
  店铺的西边,已经没有什么建筑了,一大片的戈壁滩,再远处就是永远看不到头的腾格里大漠的沙浪。
  
  就在这小城与大漠之间的戈壁滩上,你很难想象,在春天里,却也是繁华遍地。
  
  沙漠里的植物为了减少蒸发,叶子早已经进化成了针刺状,并且总是一簇一簇,抱在一起,矮矮的,以减少蒸发和风沙引起的侵袭。
  
  那些花儿,花期不长,花朵都很小,但绝不是失娇艳,甚至更加的艳丽。
  
  强风肆虐,植株抱成团儿岿然不动,一朵朵小花在瑟瑟发抖。
  
  隔壁滩里,漠风萧萧,太阳直辣辣的照射的,大量的紫外线光线。
  
  尽管如此,漠野中,娇艳的花儿在开,而踏春赏花的人儿,也迷失在这漠野里。
  
  前几天,远远的看到,栽树的人们开着车,在漠野里一道道的在作业。
  
  漠野里栽树,就是栽那种一尺多高,细如挑毛衣的竹签一样的树苗,是一种耐干旱的沙生树木,梭梭树苗。
  
  拖拉机在漠野里用旋转的机头,一行行的挖出小小的树坑,后面跟着的人们在树坑里放了小小的一枝梭梭树苗,简单的掩埋两锹沙土。后面跟着水车,每一个小坑里,放一点水。就完成了。
  
  然后在这一年中,在干旱的季节,再浇一次水,就可以存活了。
  
  下午,有一会儿的空闲,突然想起前几天漠野的花儿和树苗,突然变的非常的感性。
  
  提了一桶水放在车上,开车去了路边,然后提了水桶下去。
  
  漠野的花儿,让最近的风沙吹打的有些萎焉,那些新栽的细竹签般的梭梭树苗,也干巴巴的插在沙土里。
  
  没时间来参与栽树。
  
  就以这样一种方式,来与大自然契合,与春天契合,与漠野契合,与这些娇艳的花儿契合吧。
  
  发了一个浇花的说说,阿郎开玩笑说,以为你喝多了水,撒尿浇花呢。
  
  那是一个童年大多数人玩过的游戏。在沙漠,在浩瀚的大漠和漠野里,一泡尿,片刻渗漏蒸发的点滴没有。
  
  有的网友说是有林妹妹葬花的情怀。在大漠,林妹妹的花儿肯本就生存不了。
  
  无独有偶,今天早上,网友西域广陵散发来了新疆戈壁滩的花儿,莽莽的荒原上,红柳花儿开得正艳,一样的娇艳和震撼。
  
  是否有花痴?
  
  拈花惹草。
  
  如果可以,我们就这样在漠野里拈花惹草吧。
  



Copyright 2017 www.FloraChina.Cn All Rights Reserved 蜀ICP备15005888号-1
澳门百家乐论坛澳门百家乐平台澳门赌博百家樂的网址澳门百家樂下载澳门百家樂必胜技巧

友情链接: